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网 > 边界事件 >

能详细说一下打锦州的具体情形吗

发布时间:2019-09-11 19:1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948年4月18日,不顾中央提出攻打锦州等地的建议,一意进攻长春,结果强攻不下,损失严重。1948年7月,东北局鉴于攻打长春一举歼敌没有把握,提出以大部兵力南下作战,中央闻之大喜。但整整苦思了一天,还是没有必胜的把握,原来攻锦州的决心再度动摇,遂于2日晚8时以林、罗、刘的名义给发出加急电报,要求回师打长春。

  “真是乱弹琴!我们得制止他!”罗荣桓忍不住怒吼一声。他面色严峻,气得两只手微微颤抖,拉上刘亚楼去找。

  对于在兵临城下,战役即将打响之际置的三令五申于不顾,随意改变作战计划和方向,罗荣桓不能不感到惊讶和恼怒,同时也觉得责任重大,政治委员最根本的职责就是保证军队听从党的号令,否则就是失职。而且,不经商量,甚至也不通气,就擅自以“林罗刘”名义向军委发报,这是极端不尊重同僚、违反组织纪律和军事纪律的行为!

  一番争论后,阴沉着脸,在月台上来回踱步,突然停下来,问刘亚楼:“参谋长,你的意见呢?”

  又想了一会,不好再说什么,便叫来参谋,让参谋到机要室追回那份电报。参谋回来说:“机要室已将电报发出。”

  罗荣桓亲自起草了电稿,请他过目。电报稿开头一句写着:“前电作废。”大笔一挥,将这句删去,吩咐秘书:“照发。”

  二、怕打锦州的线年的冬季攻势后,东北的形势发生了变化。敌人已被孤立在几个主要城市,已经没有小

  仗可打了,47年底和48年初,和开始考虑抑留敌人在东北全歼的计划,很快取

  在48年春天是否已经具备与敌人展开决战的条件呢?东野的攻坚能力是否能够很快的攻下

  十几万人把守的大城市呢?一个纵队是否就能挡阻敌人的十几万援兵呢?还没有!那时东

  野主力如果能一次在运动战中消灭5-10万就已经算是大胜利了。长春的敌人在1948年春天

  是否就会象秋天那样不用打就投降呢?不可能!事实是那时长春的敌人还很嚣张!而我方

  力量还不够强大,还没有从冬季攻势中恢复元气,新组建和正在组建中的部队战斗力还不

  强,各种战略物质还没有开始准备。如果在1948年春天我军主力南下,长春的敌人就可以

  在沈阳敌人的策应下突围,与沈阳的敌人合为一股,使沈阳的敌人又多出10万。如果廖耀

  湘兵团不是10万人而是变成15-20万人,它就不会象在1948年秋天的辽沈战役中那样犹豫

  不决,迟迟不肯按蒋介石的命令东进夹击于锦州城下。傅作义也不会糊弄蒋介石, 只

  派点兵去偷袭西北坡, 而是会全力援救东北。在48年春天东野的攻坚能力还不够强,不可

  能31小时就攻克13万人把守的锦州!可见在1948年春天,战略决战的条件还不成熟,至少

  不如在48年秋天打对我有利!也不可能打出在48年秋天才能打出的结果(历时52天消灭敌

  在48年春天包围长春,可以抑留敌人在东北,但不会爆发决战,最多只可能与长春和沈阳

  来援之敌同时进行战斗,这样的战斗以东野当时的力量,是可以承受的,对我是有利的。

  在1948年春天提出南下锦州,只是出于抑留敌人的考虑,他并没有考虑此时立即与

  敌人展开决战。但如果在48年春天南下打锦州,就很可能演变成东北决战。敌人可在长春

  ,沈阳,锦州和葫芦岛等方向同时与东野决战,最后胜利是谁很难说,对我是不利的,就

  这一点来说,开始考虑是不如周密的,但同意了的意见,并且认识

  因此,在1948年春天关于“打长春”和“南下”的争论以赞同的意见而结束!

  现在对辽沈战役的平述还有一种误解,认为只要拿下锦州就关闭了东北大门,实际上拿下

  锦州后还可以从营口逃跑。 而当时东野还没有力量同时拿下锦州和营口,只能先

  拿一个。如果决心跑的话,可以趁集中兵力打锦州时,沈阳30余万兵马从营口

  全力逃跑,是可以跑掉不少的。只是当时仍过高估计自己,不甘心就这么失败,结

  果造成更大的失败。淮海战役、平津战役也是犯了类似错误。三大战役的失

  败用现在股市上的话说是由于蒋介石“只会做多不会做空,不懂得停损割肉”造成的后果

  正因为拿下锦州并不意味着就关闭了东北大门,打的过早要冒很大的风险与敌人在不成熟

  的条件下展开决战,但打迟了也可能促使敌人决心从营口逃跑,所以打锦州的时机选择就

  非常重要。林是前线指挥者,百万人的生死悬其一念之间,这种慎重是绝对正确的!现在

  一些人批评在辽沈战役的决策,认为考虑的太多了,没有他们果断,一个个好象

  都英明的很。其实只能说明他们是只会纸上谈兵的“马后跑”、“事后诸葛亮”,太浅薄

  半年后于1948年7月22日主动提出改变原来的作战计划,放弃打长春而南下:“东

  北主力到8月中旬时,即以最大主力开始南下作战”。立即表示“同意”。

  因为在48年春到48年秋这半年时间,四野战斗力有了大幅提高,四野又组建了5、11、12

  叁个纵队和若干个独立师,并开展了大练兵!无论是质量和数量都有了大的提高,特别是

  攻坚能力大幅提高。 而敌人士气低落,长春敌人已不可能突围,已具备与敌人决战的条

  件。此次南下作战最后在随机应变的指挥下演变成了辽沈战役,与此时在

  现在一些人把与在48年春天的争论,说成是与在48年秋天辽沈战役

  中的争论,离开时间去谈论打锦州与打长春的哪个是关键,哪个更高明,其中一些人是思

  维混乱和无知,而另一些人却是有意混淆时间概念,是别有用心的。要在48年

  春天“南下”就象他要求粟裕在半年前带4个纵队过长江一样并不正确!因为时机选择不

  1948年秋天的辽沈战役是在一个特殊的时刻进行的,敌人处在一种又想打又想逃、举棋不

  定、犹豫不绝的特殊情况下,是一个特殊的结果。 而选择这个绝佳时机的人就是,

  对的选择是支持的,所以他也有功劳!半年前主张打长春时,其他人包括

  是“同意”。半年后于48年7月22日主动提出放弃打长春而改为“南下”时,

  也是“同意”。虽然期间因葫芦岛情况变化,对整个计划又反复考虑,并同时

  发了“请示电”,但在毛回电前就重新下了决心,的“批评电”对作战根本没有产

  生什么影响。(现在有人说这封电报时要求打长春的,这是歪曲。在电报中只是

  对在坚持打锦州和回头打长春的利弊做了分析,表示自己正在考虑中,并请指示。

  并没有说应该回头打长春!有人说这封电报是瞒着罗融桓,刘亚楼发的,并经过他们

  的斗争才改变的,这也是胡扯!据当时的秘书潭云鹤回忆,这封电报与以往其他电报

  一样,是由口述,并经罗融桓、刘亚楼签字后发出的。但发出后,他们并没有停止思

  考,而是各自都进一步思考,因为这仅是一封请示电并不是决定。经过思考,刘亚楼首先

  找罗溶桓,他们又去找,而此时也已有了主张,所以当他们再在一起时,很快形

  前面讲过,在1948年春天提出南下锦州,只是出于抑留敌人的考虑,他并没有考虑

  此时立即与敌人展开决战。事实上直到9月12日辽沈战役发起的前5天,也没有要进

  行战略决战的打算。1948年9月7日,在给发出的战役指示中分配给的当年

  歼敌任务是:“要求你们配合罗瑞卿、杨成武两兵团担负歼灭卫立煌、傅作义两军三十五

  个旅左右(七月杨成武已歼一个旅在内),并攻占北宁、平绥、平承、平保各线除北平、

  天津、沈阳三点以外的一切城市。”分配部当年的任务是配合部歼敌35个旅,

  这无论从歼敌数量还是从作战目标来看都与后来的实际战果相差甚远,说明到了19

  48年秋天时,最初的设想也仅是歼灭锦州地区北宁线之敌,伺机吃掉傅作义一部,并没有

  最后之所以能全歼东北敌军于一役,是在战役开始前有意识的战役组织和在战役进行

  中随机应变的结果。是个有才能、有主见的人,他并没有按照的意图去打仗。

  从在对敌人东西两路夹攻所采取的有区别的战役组织中就可以看出,他从一开始就没

  有打算往东打去消灭付作义的部队,而是把战役的重心和目标锁定在消灭西进兵团--廖兵

  团,而歼灭廖兵团就意味着歼灭了东北军队的主力,解放全东北。在东面用4

  纵,11纵进行“阵地防御”,这种打法显然仅是要堵住东进兵团,但不是要消灭它。而在

  西面却不是死堵,在廖兵团侧后部署3个纵队进行“运动防御”,是一种诱敌深入,

  随时准备断敌退路消灭廖兵团的部署。此时,的战略意图是,如果廖兵团来的快,林

  彪就“先打援(消灭廖兵团),再攻城(打锦州)”。 如果廖兵团不敢来,就先拿下锦

  州再依据情况变化决定下一步行动。的战略部署和战役组织与的设想明显不同 。此时的战役意图是歼灭锦州和东进兵团,还没有全歼东北敌人为一役的决战企图

  廖耀相如果敢来攻,可以命令廖兵团侧后的三个纵队立即“关门”,集中兵力先消灭

  他。在总结四平攻坚战失利的教训时,列在第一位经验的就是应该“先打援,再攻城

  ”。不过廖耀湘比张灵甫聪明的多,不冒进,否则,辽沈战役第一个被消灭的将是廖兵团

  。廖兵团不敢动,怕落入的包围圈是个聪明的举动。廖耀湘的如意算盘是等到与

  锦州的范汉杰集团和侯镜如的东进兵团打到精疲力尽时再猛扑过去!他想重演解四平之围

  的一幕。他没有想到, 在总结四平攻坚战失利的教训时,列在第二位的是“攻坚战

  术研究的不够”,在的调教下四野的攻坚能力已经今非昔比。总攻发起31小时后,锦

  州就被拿下。如果廖兵团积极援助锦州,最大的可能是还没有到锦州,锦州就已被攻克,

  攻锦共军主力立即再打主动来送死的廖兵团,省去了日后长途奔袭迂回包抄的过程。因此

  ,廖兵团在那里徘徊不前,实在不能说廖耀湘无能,而是“太狡猾”,换一个人,他

  但廖耀相再狡猾,廖兵团也是“逃的了初一,过不了十五”。的这一部署为日后消灭

  在锦州解放后,在10月14日,17日的电报中说:“宜打锦胡,宜在15天左右以后即

  行作战,先打锦西,后打葫芦岛争取11月完成夺取锦葫任务”,要去打锦葫的

  东进兵团,这是他9月7日电报中“歼灭锦州地区北宁线之敌,并攻占北宁线上除北平、天

  津、沈阳三点以外的一切城市”的战略继续,这说明,到此时也还没有一战全歼东

  蒋介石就更差劲了,他认为在锦州与范汉杰兵团和侯镜如兵团已经打的元气大伤,要

  廖耀湘乘机去收复锦州,蒋介石简直就是要廖兵团主动去送死。卫立惶要廖兵团回沈阳,

  但廖耀湘的战场感觉比较好,认为主力虽然疲劳有损失,但元气还在,不敢贸然上前

  。有人说廖兵团此时应该立即向营口逃跑,但这只是“事后诸葛亮”的说法。因为当时谁

  也不知道的兵锋下一步将指向何方。 如果廖兵团立即向营口逃跑,就可能真的

  按的想法去打东进兵团,在这种情况下廖兵团莫名其妙的向后跑,不去执行蒋介石

  乘机收复锦州命令,就是十分滑稽可笑的愚蠢行为了,老蒋还不毙了他?因此在的意

  图未明时,廖耀湘不可能立即向后跑。但是应该承认,廖耀相战场感觉非常灵,在动

  作前他已经感觉要大祸临头了,于是断然决定,不顾蒋介石和卫立惶的命令,立即出营口

  ,表现是很出色的。在淮海战役中,如果黄伯涛,黄维、杜律明有廖耀相这样的勇气和判

  不过,廖耀相虽然已经决定出营口,但在行动上还不能公然对抗蒋介石的命令,毕竟

  下一步要干什么他并不知道,只能假意攻黑山,实际向营口“转进”,他既要欺骗,

  也要欺骗蒋介石,想一箭双雕,十分狡猾。但“狐狸在狡猾也斗不过好猎手”。就是怎么

  个“假动作”,也不许他做。 的眼睛始终盯着廖兵团,当他发现廖耀湘兵团在

  新立屯一带徘徊不前,有可能实现歼灭廖兵团以及一战解放全东北的战役企图,于是

  改变了要他打东进兵团的方案,显然忽然认识到的正确,从中央到东野

  迅速形成共识,攻锦主力不休整连续作战直扑廖兵团而去遂行辽西会战,原先有意识

  的在廖兵团侧后布置的三个纵队终于派上了大用场,立即到沈阳营口方向切断廖兵团退路

  。至此1948年秋天的“南下作战”最终才演变成了全歼东北敌军于一役的“辽沈战役”。

  消灭廖兵团,看上去是似乎很偶然,但如果不是在一开始就违背的意图把战役

  重心放在求歼廖兵团,在廖兵团侧后部署3个纵队进行“运动防御”,在战役过程中又始

  终把目光盯着廖兵团,又怎么会有这样的“偶然”的结果?的很多战役指挥都是这样

  ,看上去似乎是即兴之作,是偶然的机遇。但深究原因,都是深思熟虑认真筹划的必

  然结果。机会只“光顾”有准备的人。“天上不会掉馅饼”,就是真的天上掉下来馅饼,

  因此,整个辽沈战役指挥,无论在战略指挥还是在战役指挥,起主要作用的都是是不可否定的事实!

  打锦州的关键在守塔山!守塔山的主力是吴克华4纵。打锦州的主力是2纵刘震3纵韩先楚6纵17师龙金书还有7纵8纵9纵

http://viralbirds.com/bianjieshijian/587.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