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网 > 边界守卫 >

无尽的边界

发布时间:2019-06-13 16:5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我从没有见过著名作家王跃文,说是从未见过也不太准确。过去读过不少王跃文,也仅仅是止步于阅读层面而已,对作品所透射出的文化思想与历史观察并未深究,但是这几天,我不得不尽量系统地思考一下他。以至于这几天我竟然见到了他,所谓的见到并非来回几封电邮,而是在梦里。我这个平时忙碌得连做梦都没有时间的人,奇怪的是在这么稀罕的梦里,竟然见到了王跃文。他是坐在一个机关里和我说话的,等我醒来,仔细一回味,那个机关似乎就是《国画》里的。

  此时,《国画》正摆在我床边的书架上,已经摆了十四年之久。它一直在注视着我,在我所有的藏书中,是我可以准确知道它摆在书架什么位置的为数不多的一本书,这本书左边是张恨水的《红粉世家》与《啼笑因缘》,右边是《鲁迅作品集》。把《国画》摆在这两者之间,说我是无意识的或者有意识的,都是不对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隐隐地感觉它就应该处在他们之间,它有着鲁迅笔下的那种隐喻,又有着张恨水引人入胜的笔调。

  这两者的兼得,恐怕就是王跃文一直以来在纯文学与流行文学之间左右逢源的根本吧?我再次翻开它,在版权页中看到了一串相对于当下来说,像奇迹一般的数据:1999年5月北京第一版,2002年11月北京第12次印刷,印数40001-60000册。我不记得购买它的具体年份,有一点可以肯定,那些年我是没有逛书店的心态的。一个人会不会逛书店是与其生存状态相匹配的。也就是说,那些年我只配路边摊,它很有可能是在路边摊上买的。我要澄清的是,我不是有意的,而是那些年我还不明白什么叫盗版书。要细分的话,六万册仅是纯文学所拥有的,而在路边摊上销售的肯定远远大于这个数目,这就是流行文学产生的辐射。

  在《国画》后记中,王跃文表示,“我托了官场的福而让读者关注我,可我宁可自己无人喝彩,也不希望人们如此在乎官场。”从那时起王跃文似乎就在校正人们对自己的误读或者是狭见。人们喜欢用“中国官场小说第一人”来定位王跃文,虽然这个称谓里边更多的是一种褒奖,但对王跃文这样视域宽泛的作家来说,自然把他给说小了,说窄了。

  仅拿所书写的领域来界定一个作家,那无形中是十分片面的,一个伟大的作家在他虚构的世界里应该什么都有,正如王跃文所说,西游记是穿越小说吗?红楼梦是青春小说吗?这些名著之所以能留传下来,并非他们写了什么内容,而是他们用什么手法,让作品从内涵到外延跳出了时间之外,具有相当的社会洞察力与历史穿透力。

  无疑在王跃文的作品里,除了《国画》《苍黄》《朝夕之间》《大清相国》等官场题材小说,还有《雾失故园》《冬日美丽》《也算爱情》《桂爷》《乡村典故》和《漫水》,一直到最近的《爱历元年》,都具备了深刻的内涵和无尽的外延的,起码可以说作者一直有这样的努力,或者说是用这样的态度在写作的。

http://viralbirds.com/bianjieshouwei/8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