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网 > 边界现状 >

他是西北汉子做10年记者走遍中国花7年死磕一件产品今成喜马拉雅

发布时间:2019-06-26 12:0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我是。前两天收到一本书《白银案实录》,张振华用两年时间还原了这个前后历经28年的历史,那也是我们这一代白银人曾经的噩梦。上学那阵,就因为他,每天晚上6点后,街上都没人。直到去年他被抓住了,我们崩着那根弦才松下来。”

  李海波是个西北的汉子,高高的个子,有麦色的肌肤和壮硕的小臂,留着一头银色卷发,微微向后捋着,有几分艺术家的派头。李海波是个农民,做过10年的记者,后来和朋友一起办过麦极网、海趣科技这样的创意产品平台;他沉迷音响,是一个实打实的音响发烧友,吴晓波和罗振宇一起帮他的音响背书。

  如今李海波是喜马拉雅FM声联网负责人,我们专程赶到北京去见他。当时,5月的北京闷热至极,让人窒息,但听了他的故事后,醍醐灌顶。

  在李海波的一生中,父亲是极其重要的人物。后来他才发现父亲带给他的种种启蒙,都在日后的路上显现了相应的人生形态。

  李海波从小在甘肃贫穷的农村长大,父亲曾是村里小学校长,总是格外前卫。小时候父亲从邮局订阅了很多杂志,有一本画册封面是个漂亮的别墅,“这房子好不好看?”弟弟妹妹点头说好看,父亲说:“你们照着画出来,咱们也盖一个这样的房子吧。”就为了这句承诺,李海波每天照着图册涂涂画画,终于画了出来,拿给父亲。

  “你确定好就按照你画的样子盖咯,你要承担责任的哦!”于是这家人说干就干,看着《建筑工人》杂志上教的技巧,砌墙、抹墙、搭架子…一盖就是16年。那一次小小年纪的李海波也跟着父亲过了一把“设计师”瘾,眼看着一间房子从无到有。

  父亲很喜欢给他们看科幻杂志,这对日后李海波的世界观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有时也会利用手中一点小小的权利去镇上图书馆借古典音乐的黑胶唱片。用两个高音喇叭放莫扎特的《费加罗的婚礼》,全村的人都惊呆了。

  虽然喇叭是廉价的,吱吱呀呀,发出来的声音也并不动听,但对当时乡村的土孩子来说,这是一份精神大餐。这也在最初形成了李海波和声音,和音乐的链接。

  他对音响的发烧,也源于父亲。小时候,父亲用各种土材料,做了很多收音机、音响和电唱机之类设备。有次扔给他一本书,说书上那收音机蛮好玩的,李海波便照着做了一个,那是他人生中的第一台收音机。

  考大学的时候,海波的父亲对他讲,“去任何大学都没关系,但我希望你能去多看一个世界。”和父亲从小给他们看科幻书一样,都是希望从农村走出去的孩子,能把世界的不同看一遍。“将来做什么才能看更多世界呢?只有记者能让你四处去看看,而且不用花钱。”

  揣着这个“小心思”,开始了提前预备,大学的专业是经济学,但他从大一开始自己办杂志,要用四年的精力,去拿到一个做记者的资格。如愿以偿,毕业时他拿到了《中国青年》的offer。

  当记者的十年里,经常专挑一些很远的地方去出差,其实就是为了多去那些还没踏足过的地方,看世界。西藏,云南,贵州,雪山,草原,大漠……经常花几个月时间采访,只为写出一篇8000字的文章,记录人的故事。青藏铁路的修建、铁路工人的故事,支边的少年,不幸罹难的志愿者和很多默默无闻却让人热泪盈眶的同龄人的故事。

  十年里他走遍全国。甚至连西藏的每个县,都跑了个遍。铁路是怎么修的,地下300米处的矿井工人怎么生活,海拔高原上的人怎么找到自己信仰的,所有这些历程不是每个人都能经历的。

  很多人大学毕业后的走的都是单线条经历,一条路到底。但记者要左冲右突,不只是知识领域,还有地理位置的折腾。生命都是从A到B,但李海波在努力延长其宽度。

  “我用这么多年,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对我们今天人群生活现状的复杂性,有了深刻的了解。当了解了复杂性后,你才能去简化地做事情。这也是后来我离开媒体去创业的时候,可以迅速找到底层逻辑在哪,因为看了太多表象的东西。”

  “那个年代的记者是不太讲挣钱的,大家收入都差不多,但普遍更有强烈的使命感。我们今天一直在反思,是什么让今天大多数人的世界观和评判成功的标准改变了?当年写首诗,写篇文章,就觉得你是成功者。而今天这个标准很多时候都是,有多少钱才是成功者。

  自媒体再被人喜欢,没有商业价值,也是不成功的。社会有个旗杆,它指向哪里,人就往那个方向努力……今天回去再读1999年新年《南方周末》振聋发聩的新年致辞,你会衷心认同并希望这个世界如我们所愿般美好,但今天,你在哪里再听说过这样的东西?时代变了。”

  做海趣科技,其实大部分时候是以“失败”为关键词。他们设计了很多产品,想到奶爸出去喜欢把孩子扛在肩上,就做了个登山包,上面还能架一凳子。花了好多钱研发,后来发现全世界有这需求的奶爸也就几百个。还做过去掉低频,不损伤胎儿大脑的小音箱,到了市面上,用户根本看不懂这是什么产品。

  最奇葩的是投产了一款羊毛灯,在羊年开始设计,直到羊年尾巴,终于上市销售……一个既是台灯又是手电同时还是手机充电器的“台灯”似乎让用户基本摸不着头脑。

  “在物质贫乏的年代,我们需要1件东西有10种功能,只卖1件产品的价格。但如今在做减法,只要好看,好用,解决好我的一个问题,人们就愿意买单。

  我要的是一把椅子,你给我一把变形金刚椅子,能充电,能当台灯…可我只要一把椅子。设计师应该回归到产品本质,解决人最根本的需求。这是我们真金白银吃了很多亏之后的体悟。”

  不过有一件产品却真正大火过一次,就是Pluto。售价高达三万多,大家却抢着买,还有吴晓波和罗振宇为这款音响背书……

  互联网刚兴起的年代,当时声学界的顶级泰斗林柯维兹,将自己多年研究的心血放到网站上共享给全球爱好者,Pluto就是其中一个方案。

  李海波和孙海原合作起来,按照Pluto的电路设计图,把零件组装起来。甚至没有顾得上焊接,打开电路一听,就被强大的音场惊呆了:就像一个乐团被完整地还原在了面前,每一个乐器都让人身临其境,丝毫不觉得声音是从一个箱子里传出来的。

  “音箱发烧友里有鄙视链,这条鄙视链把大多数人排除在外了,你对其中一个名词不熟悉,你就玩不转音箱。可在这世界上,音乐对于人来说是平等。为什么一定要懂高低频,AB类公放呢?

  非要分出神族和人族,鄙视别人不值得听好东西,这个世界不应该是这样的。在最开始,我们就想做个最傻瓜的音箱,你只需要一个简单的设备,确保完整的音乐体验,而不是发烧友乐趣, 回到声音本身,不是回到器材本身。”

  当声音被记录,从流媒体,到数字化,每个人都能成为声音的制作者、传播者的时候,整套逻辑闭环才开始形成。海波也进入了喜马拉雅。

  海波提供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数据,2018年中国63%的18岁以上年轻人,一本书都没有读过。但看喜马拉雅的数据,2018年1月-6月,有声书的播放时长高达50亿小时。原来大家在用听的方式学习。

  很多人说喜马拉雅像声音版的淘宝网,确实如此。它是一个平台,上端有600万的主播生成内容,下端连接5.3亿的用户,让他们用声音获得自己想知道的信息。

  这些主播里除了传统媒体,科研院校,还有很多垂直分层的人群。比如一个开了8年挖掘机的男孩,如今在喜马拉雅的粉丝有数十万,每年能从喜马拉雅收益过百万,比起开挖掘机,简直是直接“开挂”……

  喜马拉雅主播排行第一的小伙子“有声的紫襟“,其实真名叫陶勇祥,是陶渊明的后人。他在喜马拉雅已经播了几十本悬疑小说,这个90后的小伙子,就在牡丹江自己的小小工作室每天十多个小时埋头”读书“,却能做到月收入近两百万……

  如今喜马拉雅平台上有上亿条音频内容。这时候就需要大数据去构成人物画像。它会去根据你平时的收听习惯、行为数据,从而根据你的喜好,为你推荐内容。

  这样可以构筑一个基本可以不需要选择,就可以一直一直听下去,都是你喜欢的内容,两个人坐在一起,同时打开喜马拉雅,里面的东西是完全不一样的。

  “人工智能最大的问题是,把人划分成几十万种,每个人都被封锁在信息茧房(猜你喜欢)里。从此,你和你的小学同学,也许再没法找到相同的话题,因为长年束缚在不同的信息对流层。

  所以,一定要有节制地去做这件事,否则你会以为你在今日头条看到的东西就是整个世界。算法在某正程度上绑架了我们的意志,所以在喜马拉雅上猜你喜欢并不是全部,大量的内容,还是有一个严谨的推送逻辑和试图让用户打开更宽边界的目的。”

  小雅音箱是喜马拉雅推出的产品。很多人说它是智能音箱,没错,它的形态确实如此,但事实上核心的内在却是一套音频基于语音的软件服务体系。

  硬件是个大坑,智能音箱更是。放眼前3年,有上百家公司在做这件事,如今只剩下百度、天猫精灵、小米…一共不到十几家。因为大家都发现,做智能音箱根本不是把喇叭芯片壳子加在一起那么简单。

  小雅的销量在其中不算最高,但有趣的是,和用户最具关联和最有价值的“日均交互次数”和“日均使用时长”这两个维度上,随意找到的几家第三方调查数据,小雅的数据都是其他智能音响的十几倍、二十倍左右。每天交互次数30多次,平均使用时长居然能有接近100分钟。

  因为你对小雅说,“小雅小雅,放郭德纲。”它会首先判断你刚才听了什么相声,听到哪段,接着给你放。而对别的音箱说郭德纲,很大几率会回答你百度词条,“郭德纲生于xx年…”或者重复播放同一个已经听过无数次的郭德纲相声……

  “我们的目标并不是做一个音箱卖给大家,而是让喜马拉雅上这么多优秀的人,提供的优秀音频。能够帮助人们填充碎片时间——有时候手机做这事很方便,跑步,健身的时候,有时候开车方便,车载电台的形态更有利;有时候,你会希望在家里做家务,陪孩子的时候,有个智能音响,张张口让它给你提供音频服务。

  挺好的,事实上,这都是喜马拉雅的内容落地到“端”和“用户场景”的形态。小雅背后的海量内容,有十几万老师提供适合孩子听的内容,有人把各行业的好内容梳理出来,了解你喜欢什么,再精确推荐给你,这是超出音箱之外的核心护城河,音响,只是端的一种而已。

  今天它可以是音箱,明天可能是床头灯、马桶、桌子等上千种上万种东西,只要具备芯片和喇叭,接入云端的“小雅能力”,它就可以是喜马拉雅APP。这一切基础就是,喜马拉雅并不是电台属性,而是技术平台+制作平台+分发平台。”

  在整个市场都在拼价格战的时代,喜马拉雅似乎并不急,扎根在垂直领域不断耕耘。比如,在面向大量的儿童听众的时候,如何解决孩子“听”的需求,解决家长“陪娃”需求上,喜马拉雅通过与飞盒的合作推出了小布音箱,实际上就是一个儿童教育解决方案。

  “小雅音响中接近80%的用户都在收听亲子教育内容,所以针对儿童这个专门的方向,我们需要做足够吸引孩子的、有趣的设计和产品体验。这款产品我们联合腾讯动漫、飞盒一起开发了小布音箱。

  选择了一个腾讯动画片里具有冒险精神的IP形象小狗甘布,它的邮差飞行员身份,也非常贴合孩子的认知和世界观。飞行员小狗的外观设计识别度非常高,不仅可爱,而且非常人格化,孩子们拿到这款产品,无一例外都是抱在怀里满家跑。

  这款产品的设计,其实也遇到很多挑战,小雅是针对成人交互设计的产品。如果是儿童交互,整个语言逻辑和声音频率的设定都完全不同,几十万句语料基本需要全部重新做一遍,匹配儿童的声音。

  甚至交互中的人设逻辑——怎样让产品从内而外的“人格化”,让孩子在使用中感受到真实的“伙伴感”,而不是和一部音箱机器在对话。

  没那么多按键,简单到你不能把它叫做“机器人”而只能说是“智能音响”……这和市场上动辄以“智能”和“机器人”为主题的各种教育音响形成了巨大的差异,所谓设计的减法,也就意味着内敛的聚焦核心需求吧,不知道这和海趣时代吃过的亏有没有关联。

  也许很多人即使已经是喜马拉雅老用户了,也对喜马拉雅有误解,以为这只是个互联网电台。

  但其实,从他们推出的各种“产品“会发现,这更多是在借助声音本身的属性,做信息和文明的高效传播。中间借助的工具可能是手机、音箱,可以是任何硬件产品,但不变的却是对信息代码的传承。

  直到爱迪生通过各种技术将声音变成唱片之前,它是无法被记录的。这和我们做喜马拉雅有很大关系。在人类的整个文明发展史上,声音是传承人类文明最重要的工具,但它却没被记录。

  而我们想做记录者和传播者。提供一个有效的工具,把大家的想法认知见解通过平台集中起来,再分发出去。只为让每个人都能更高效获得原来拿不到的东西。移动互联网让信息被连接,万物互联时代,我们更进一步,用技术来解决效率、资源、公平,这也是喜马拉雅会提出声联网概念,声音连接一切,推出小雅语音服务体系背后的产品逻辑。”

  手工耿的新发明又上热搜了!自动洗头机,用一次,半条命,却还有134万粉丝期待试用

http://viralbirds.com/bianjiexianzhuang/15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