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网 > 边境地区 >

中英香港问题的首次交锋内情

发布时间:2019-07-25 13:37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1974年5月24日,英国前首相、保守党领袖爱德华·希思抵达北京。这是他第一次踏上中国的国土。北京国际机场上悬挂着中英两国国旗,大型横幅标语上写着:“热烈欢迎英国贵宾爱德华·理查德·乔治·希思先生!”

  主席和周恩来总理委托当时刚刚恢复工作不久的国务院副总理担任主陪。5月24日,率北京市负责人吴德、外贸部部长李强、外交部副部长乔冠华以及首都群众数千人,前往机场热烈欢迎希思。与走下飞机的希思握手,对客人热情地说:“我代表周恩来总理向你表示热烈欢迎。”

  第二天下午5时25分,主席在中南海的书房会见希思。希思在这里第一次见到了这位世界伟人。热情欢迎希思的到来,这使希思不再拘束,而且感到是一位非常令人愉快的人,他和蔼可亲、平易近人。

  会谈一开始,双方互相问好后,问周恩来:“为什么没有仪仗队?”周恩来回答:“因为照顾他不是现任首相,怕引起误会,使现任首相不高兴。”说:“我看还是要有。”这时,担任会谈记录的王海容说:“不怕得罪威尔逊啊?”回答:“不怕!”然后面向希思,沉稳地说:“我是投你的票的!”希思高兴地笑了起来,并不住地点头。

  近两个小时的会谈在坦诚友好的气氛中进行着,他们从中苏关系谈到中美关系,再谈到中国的问题。说:“很久以前,中国怕欧洲。但这些都成了历史了。”这时,他对希思说:“你们剩下一个香港问题。我们现在还不谈。”

  说着,回头问坐在身旁的周恩来:“还有多少时间?”周恩来迅速准确地回答道:“是1898年租给他们的,租期99年,到1997年期满,距现在还有23年挂零。”对希思说:“到时候怎么办,我们再商量吧。”接着,习惯地用他那巨人般的手一挥,指着坐在不远处的等人说:“是他们的事情了。”

  希思正视。就是那位在机场迎接自己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希思心想:这位可能是中国这个伟大国家的领导人中间最矮小的一个人,但如果在国家领导人中排列站队,那可以肯定的是他不是站在最后,而可能是站在靠前的位置。希思进一步加深了对的印象。

  显然,仍坚持维持现状的方针,在有生之年不打算把收回香港列上议事日程,而是把这一使命委托给了比他年轻的领导人。

  当天晚上,在欢迎希思的宴会上发表讲话,侧面谈到香港问题:“香港问题作为中英两国之间的历史遗留问题将在适当时候予以解决。尽管中英两国社会制度不同,在我们两国之间还存在着在适当时候予以解决的问题,我们完全可以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求同存异,交朋友,发展关系。”

  可是,在1975年,被诬为“右倾翻案风”的“风源”,再次被错误地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

  “”结束后,百废待兴,第三次复出的对于“国家统一”问题的第一个思想兴奋点是台湾问题,而非时机不成熟的香港问题,因为当时已经开始的太平洋的“大两岸关系”——中美两国关系的正常化为台湾海峡的“小两岸关系”的突破提供了历史性契机。因此,在1978年中美两国建交谈判的过程中,开始集中精力思考如何根据“台湾的实际情况,采取恰当的政策解决台湾问题,实现国家的统一”。随后,他就台湾问题的解决方式高密度地发表谈话,阐释其新的思考——“尊重台湾的现实”。

  至于香港问题的解决,一开始并没有将其视为紧迫性的问题而列入中国和中国政府中心工作的议事日程。当时,中国和中国政府对香港工作的基本要求是指导思想的拨乱反正,是具体政策上的纠“左”,是全面恢复“文革”以前的卓有成效的对于香港“长期打算、充分利用”的八字方针,使已经成长为国际经济中心尤其是国际金融中心的香港更好地为中国新时期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服务。

  1978年4月,受委托,刚刚被“解放”的、在“文革”前就一直是中国和中国政府港澳事务负责人的,主持召开中国新时期第一次中共中央港澳工作会议,重点是清肃“文革”的“左”倾错误对于港澳工作的冲击和消极影响。

  8月,中共中央正式作出港澳工作必须深入调查研究、实事求是、一切工作都要从当地实际情况出发、不能照搬照套内地做法的党内指示,并决定成立中央港澳工作领导小组,以为主任的港澳事务办公室作为其办事机构。港澳办公室一成立,就利用一次会见香港出版界参观团的机会表明了中国和中国政府对于解决香港问题的慎重态度。他说:“香港的现状,看来要维持相当长的时期。香港问题,将来可以用和平谈判的方式来解决,但是绝不是短期内的事。这里要肯定两条,一是现在不可能用任何其他方式,比如用群众运动的方式来解决香港问题;二是承认香港同胞是在英国统治下,香港和内地是两种不同的制度,这在短期内是不可改变的。”

  12月,中国对外贸易部部长李强访问香港。李强是新中国成立以后正式访问香港的第一位部级官员。

  在总督府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李强对香港大实业家们说,希望他们“帮助加快实现中国的现代化计划”。李强还向世界银行家们宣布,中国“需要几百亿美元的外汇来支持实现现代化计划,香港在这方面会发挥作用的”。

  李强访问香港,是两地关系非常密切的象征。为了促进这种关系的进一步发展,李强在总督府午宴上邀请港督麦理浩访问北京。返回北京后,李强又向港督发出正式邀请书。

  英国方面是从1978年下半年开始准备就香港九七前途问题与中国方面进行外交交涉的。将中英两国冰封的历史遗留问题解冻,英国人非常清楚此乃“冒险的赌博”,其结果不可预测,但是他们没有选择。中国外贸部长对香港总督的邀请,可以说是个天赐良机。英国政府不会错过机会,只让麦理浩作个走过场的官式访问。英国政府要抓住时机,让总督麦理浩试探中国领导人对1997的态度。

  1979年初,英国外交部研究了麦理浩访京的安排。经过左思右想,智囊们终于提出一条计策:麦理浩访问北京时不直接试探中国领导人对香港前途问题的态度,而仅仅提出“新界”的土地租期问题,也就是只提出一个商业性技术问题而非政治问题,并强调英国此时不想谈1997年之后英国的管治问题,而只是试图从香港的利益出发来促进对其长期的投资。

  麦理浩还建议,可以设法使中国领导人不再提1997这个租借到期日,比如对有关土地的租约问题,劝中国领导人同意用“在英国管治这个地区的期限内有效”的声明,来代替1997年香港土地租约的到期日——其目的是要使香港继续置于英国人的管治之下。

  1979年1月1日,在政协全国委员会召开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告台湾同胞书》座谈会上,就祖国统一作了重要讲话

  1979年3月24日,麦理浩离开香港,当日抵达广州。随行的有港督夫人、港督政治顾问魏德巍(即以后的港督卫奕信)和行政局首席非官守议员简悦强。他是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的首位正式来访的香港总督。尽管1955年10月9日,第22任港督葛洪量曾偕夫人到过北京,且在京停留6天时间,还会见过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且同周恩来总理共进了午餐,但他名义是到英国驻北京代办处做客,实际上是非官方访问。

  26日傍晚,麦理浩一行乘坐中方安排的飞机离开广州,直飞北京。麦理浩刚走出机舱门,就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噤,毕竟北京与广州的气温相差在近10度,更何况在3月的夜间。同时,麦理浩对自己的出访并不是很自信,有些怯场。

  3月29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新疆厅会见麦理浩一行,李强和也在场陪同。

  趁双方寒暄之机,麦理浩打量起眼前的来:身着灰色中山装,精神矍铄,步履平稳、不缓不急,说起话来声音洪亮有余,看上去非常健康,全然不像75岁的老人。

  出乎港督意料的是,寒暄之后,就直截了当地谈起了中国政府对香港问题的态度。他说:“我知道,人们开始担心香港将来的前途和地位问题。对这个问题,我们有一贯的立场。你们在座的各位先生都很清楚。我们历来认为,香港的主权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但香港又有它的特殊地位。人们担心,到1997年新界问题会出现。这个问题究竟应该怎么办,到1997年还有18年,18年时间并不长。我们可以到那时再根据具体情况来讨论商谈怎样从政治上解决这个问题。当然,前提是: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这个问题本身不能讨论。”

  语调平和舒缓,手势亲切活跃,眼睛里还不时闪出一丝愉快的笑意,这一切都使麦理浩觉得自己是在同一个智慧老人谈话。

  同时,也明确表态:“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到那时解决这个问题时,我们也会尊重香港的特殊地位。现在人们担心的是继续投资靠不靠得住。这一点,中国政府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告诉英国政府,即使那时作出某种政治解决也不会伤害继续投资人的利益。你们知道我们解决澳门问题的立场,我们没有立即收回澳门,我们也没有直接提出这个问题。你们也知道我们对台湾问题的立场,中国政府多次声明台湾归回祖国的方式。我们始终考虑到台湾的特殊地位,不改变那里的社会制度,不影响那里人民的生活水平,甚至作为一个特殊问题来处理。只要台湾作为中国的一部分,作为一个地方政府,可以拥有广泛的自治权,拥有自卫武装力量。当然不能有两个中国,也不能有一个半中国。我们对台湾、对香港、对澳门的立场就是这样。这不是现在才有的政策,是继续了相当长时间的政策。我们为什么采取这样的政策?道理很简单,我们需要。我们保持这样的政策,采取这样的立场,有利于中国本身的社会主义建设和实现四个现代化。”

  此时,麦理浩心里还在嘀咕:“当年中国清政府把香港租给我们大英帝国,租借期为什么偏偏是99年,而不是100年或者更长呢?难道中国偏爱99这个数字?”

  看到谈兴正浓,麦理浩终于耐不住心头的躁动:“副总理先生刚才谈到香港的未来问题。这一点你讲得很清楚,我也明白,但这个问题将来最终要由英国政府和中国政府之间来解决。你们的代表也经常讲,这个问题在时机成熟时就会解决。我们现在有一个非常急迫的问题不能等到将来解决。这就是允许一些私人在新界租地的问题。现在申请人每年多到上万,每月至少也有成百人。我们颁布的契约都必须写明有效期限是1997年6月以前。……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就会影响对这一地区的投资。……我也在考虑一些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这个办法必须同中国对香港问题的立场不发生矛盾。我想了一个很简单的解决办法……我建议把原来契约上写的有效期限‘1997年’去掉,改为只要新界仍在英国管治之下,契约依然有效。这同中国的立场并不矛盾。”

  用略显诧异的目光瞥了一眼麦理浩,便毫不犹豫地说:“在土地租约问题上,不管用什么措辞,必须避免提到‘英国管治’的字眼。”告诫麦理浩不要幻想中国方面会改变对于香港问题的一贯立场,虽然“中国还没有具体决定将于何时重新对香港行使主权,可能是1997年以前,也可能是下个世纪。然而,作出决定的应该是中国”。他希望英国方面高度重视目前中国和中国政府关于台湾问题、关于澳门问题当然也包括香港问题“制度不变”的“新思维”,把注意力放在与中国和中国政府一道共同维护香港的政治稳定和经济繁荣上。麦理浩一时无言以对。

  一阵难堪的沉寂之后,麦理浩轻咳了一声:“1997年的逼近,使英国只能批出日益缩短的土地契约,‘新界’的投资者因而遇到了很大的问题。”麦理浩并不死心,继续提出英国的方案。他说,虽然邓副总理的保证值得欢迎,但这并没有解除人们由于土地租期日益缩短而产生的忧虑,要消除这种忧虑,就得消除1997这个截止期限。

  面对港督的再次挑战,作了更加深思熟虑和字斟句酌的回答。他说:“我可以明确地说,中国政府的立场不影响他们的投资利益,说清楚一点,就是在本世纪和下世纪初的相当长的时期内,香港还可以搞它的资本主义,我们搞我们的社会主义。就是到1997年香港政治地位改变了,也不会影响他们的投资利益。我们现在并没有收回澳门。对香港也是如此,因为到1997年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无非一个是收回,一个是保持现状。不管哪种政治解决,都不影响投资者的利益。”希望麦理浩鼓励香港的商人到中国内地投资,特别是要帮助即将成为经济特区的深圳的发展,“深圳和香港将有很多的交流”。

  麦理浩问深圳和香港之间的“边界”是否会消失,回答说:“不会,深圳和资本主义之间必须要有一个边界。但香港的资本主义和中国的社会主义可以并存至下一个世纪。”

  会见结束前,麦理浩问:“我回香港以后对香港人怎么说?”一句话总结:“请你回去转告香港的投资者,让他们放心好了。”

  麦理浩与的会谈就这样结束了。虽然英方没达到预期目标,但至少从的谈话中得到了中国政府关于香港经济前途的极其重要的保证。

  4月4日,麦理浩一行乘坐第一班穗港直通列车从广州返回香港。从此以后,穗港直通列车正式启用,每日对开两班。这也算是麦理浩此次访华所取得的成果之一。

  列车在飞驰,距离香港越来越近,麦理浩的心情也越来越复杂,总觉得自己还是有一种打败仗的感觉。不过,港督麦理浩访问北京带回去的有关“请香港投资人放心”的讯息,在香港引起了良好的反响。各报迅速以头版头条报道麦理浩访华的结果,中外投资者的信心大增……

http://viralbirds.com/bianjingdiqu/28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